罗京悲歌

 

 

 

 


罗京高原发展地图。色格所示是已经分配给各大公司的土地。

 

有个一两年常往罗京高原去。扬压山和桌椅峰的入口座落于罗京高原的原住民部落—Kampung Kuala RengilPos Brooke—那是当时我最爱登的两座山。从金马仑高原至此原住民部落,得先沿金马仑—话望生大道驱车至罗京原住民小学,再由小学跋涉一小时,走在伐木道上,穿越BelatopBrooke两条大河最终抵达。那时候的这些河,清澈见底,河边原住民煮饭烧菜洗衣洗澡全依靠它们。2006年左右,一条黄泥大路开进Pos Brooke,道路前段沿Belatop河线前进,不曾依照《罗京高原发展方针2005》所规定的20米河岸缓冲区,黄泥滚滚,由接近90度陡峭的岸边脱落,翻卷入河。自那时起,Belatop河成了名副其实的黄河。伐木工程不久后在Brooke河上游森林进行,转为污浊的河水,在Kuala Rengil部落前与清澈依然的Rengil河交汇,一浊一明,形成一幅不明白的人觉得有趣,明白人却倍感哀伤的画面。

 

Pos Brooke四周是Brooke永久保留森林(Hutan Simpanan Kekal),Brooke河上游则是罗京永久保留森林。永久保留森林是1978年国家森林政策下的产物,简单诠释成,为了获取森林资源而保存的森林。这些森林可以进行择伐活动,皆伐(清除整片森林)用作农业或其他用途却是不被允许的。Brooke河上游一片400公顷大的森林,于2006年,被吉兰丹州政府授予私人界发展综合种植。根据《环境品质法令1974》第34A项要求,所有将多于50公顷山区土地转为其他用途的工程,都必须交上详细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EIA)。但是截至20108月,在一部分土地已经被开发的情况下,涉及的发展商却只交出初级环境影响评估报告(PEIA)。虽然州政府不承认这400公顷大的森林属于永久保留森林,只说它“被罗京永久保留森林包围着”,无论如何,从地图上看,这片森林就在Brooke河源头,接近主干山脉背脊,大树盘踞之处,也是重要的森林蓄水区。这样的地方显然并不适合发展,更别说一块接一块的密集发展了。

不是反对发展,只是罗京高原过于密集发展了。”近年频繁活动于罗京高原保护当地大王花(莱佛士花)生态的甘仓林老师发出感叹。

只要走在金马仑—话望生大道上,任是谁都能立即明白甘老师的话中含义。进出罗京高原的那几年,一点一点见证它自然外貌的改变,我很清楚知道罗京高原正走上一条金马仑高原当年走过的路。即便如此,多年后的今天,看见被铲平头的山峰,一座又一座白色棚架侵占它光秃秃的身体,没有植被的表层崩溃流下一道道黄色流土时,心中还是难免酸楚,恐怕下一步就要与它一同流下泪来。

罗京高原种植区显然未经周详计划,更不曾接受严格的环境评估,四处乱置的棚架,零碎没有章法,全是农民任意搭建的自由创作。20115月吉兰丹土地局执法人员前往拆撤农民菜棚,理由先是土地所有权出现问题,及后又表明是违例兴建建筑物(菜棚)。农民同口一声坚持他们手上的地契可以证明土地所有权属于他们,况且菜棚并非建筑物。事实上,罗京高原早在1990年之前,国阵执政时期,已由当时的州务大臣手中将3978.98公顷土地授予几家私人发展商;伊斯蘭党执政后陆续又有22间大公司受惠(当地农民甚至盛传,罗京高原已经被分割清楚,每一寸土地都有它所属的公司)。小农民又怎么会有地契呢?菜棚事件最后还得由大公司的人出面与执法人员交涉。高原发展一直是世界各国关注的发展项目,不当发展最终将带来灾难性结局,所以制定和执行高原发展条规是十分重要的工作。《罗京高原发展方针2005》里特别声明:多于30陡度的斜坡不应该做任何建设。菜棚也是建设。州政府有必要让大公司和农民了解这些条规及让他们接受高原农业再教育。

根据水利局的报告,近年国内许多地方雨量倍增,金马仑、罗京高原的天气也改变不少。该是热天的三月仍然雨下不断,更不要说雨量本来就多的十一、二月了,加上森林骤减,土地无法發揮如海绵吸收雨水的功用,菜棚收集雨水后往土地大量倾泻更使情况愈加恶化。如今Kampung Raja逢雨就灾,罗京高原处处土崩,暴洪随时发生。农民是最接近大地的子民,靠天地糊口的他们,难道能不觉察吗?几个月前,一名华裔菜农连同他的四轮驱动渡河的当儿被突发暴洪卷去,尸体在几公里外的河边发现,残肢败骸,体无完肤。农民尚且如此,世世代代生活在森林里,依河而栖的原住民,如同被其他发展事项边缘化一样,这件事情里,也没有任何人在意他们过得怎样或说应该怎样过下去。

我想起我的原住民山导Tapah,他住在Pos Brooke,部落附近能卖钱的竹藤少了,他就往更深的森林里去寻找。Brooke河的上游是他的秘密基地,寻找竹藤的当儿,也逍遥地安度数日时光。如今那么深的森林已经布满交通网络,种植园将会越来越多,河水满载杀虫剂化肥,我不知道他和他部落里的人这一次又该躲到哪儿才能安身立命。或许他习惯了如此驱逐迁移的生命方式,他会像以前一样爱说笑,对我们一众登山者戏言,“不是好罗,不用那么辛苦爬上Tok Nenek(桌椅峰)了。”真不敢想,发展已经抵达如此地步。

吉兰丹州政府20118月将罗京抽离话望生,另外设立罗京副县,包含BetisHauSigar三个地区,范围181700公顷。除了以上所提罗京高海拔部分的发展,其余各个地区的砍伐与种植(橡胶、油棕)工作也都一直如火如荼地进行着。2007年之时,中央政府(国阵)在国会上掀起各媒体对罗京高原过度发展的关注。吉兰丹政府(伊斯蘭党)立即反弹说这是中央政府离间人民对他们信任的政治伎俩,也表明中央政府并没有给予州政府足够的经济帮助,只好依靠本身的天然资源以求生存。自从吉兰丹大学师生和甘仓林老师先后不断在罗京高原多处发现大王花生长地后,生态旅游可以是吉兰丹政府经济来源上的另一项选择。2011年消息传出,吉兰丹政府有意将4001000公顷的大王花生长区域经宪报颁布为保留区,惟至今还未定案,期待此计划早日落实。同时希望即将来临的大选,人民能明智投选出不为私利,鼎力合作的中央政府与州政府,让那些仅存的高原森林自未来被分割的厄运中解除,而平原森林也能以更谨慎、永续性的方式经营。

记得那句老话:“人们能够种植一棵树,却无法种植一座森林。”

一旦被歼灭的森林,我们将永永远远失去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