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桐@macaranga

                                                                   


 血桐叶子,正面看也像象耳朵。血桐果子,绿色外皮裂开后,出现黑溜溜的种子。血桐雄花序,一大串密集生长,雌花相似,但比较稀少。


读文章,作者说起他早年用血桐叶包裹猪肉贩卖之往事,感慨如此环保措举竟被后人遗忘。据知,至今仍有马来族用作包裹传统的tempe食品,豆香之外,还有特殊的叶香飘荡。说来有趣,最早让我注意血桐,皆因为误把野桐当成了它。那棵野桐,由下往上看,硕大的叶被虫子咬出坑坑洞洞,阳光筛过,很是迷人。两者外形相似,可血桐的叶柄着生于叶背近中央的地方,像盾。柔柔的,让人忍不住触摸。但是要小心哦,血桐和野桐一样,提供蜜汁供养保护它的蚂蚁,不可随意招惹。我最喜欢在雷雨后到户外观察血桐断枝流出的汁液,氧化,变成红色像血的形貌,仿佛非这样不可,才能将植物有血有肉的生命本质看得更清楚。


@普门/小天星/亲亲大自然

12 則迴響於《血桐@macaranga

  1. 園裡留了兩棵血桐,他們說拿根來泡酒,我不讓他們斬掉,如今也長得很高了,就是難辨是不是野血桐,看你解說,還是叶柄着生于叶背近中央的地方的那種。。。。

    • 你的血桐叶型怎样的,我在森林里看见另一种,尖尖的象脸,旁边还有象耳朵,被人取了上半截,刀痕处留下凝结的血印…大概像可可姐所说,拿去做药了八…

  2. 原来这叫血桐啊,感觉上很常看到的,对吗?刚才和外子说,以后每月一定要带小孩去亲近大自然一次。可是哦,我这个城市小孩,自己也无法分辨植物,真惭愧。如果在沙巴就好,小孩三岁就跟二舅母去种菜吧。哈哈。

    • 恩,路边都可见…
      也不用会分辨,最重要让他走进去,升起好奇心,增长观察力,结识那些有异于他的生命…
      我种菜时间很少的窝,菜种下,除了定时浇水(雨天偷懒),草也不拔,让他们自生自灭,妈咪说,看你种菜好像很容易…

  3. 血桐和野桐,我完全不会分辨。
    很多植物,都是看着欢喜,回家翻书也找不着。
    羡慕瑞美有这么丰厚的知识。
    来你家真好,总是学了新东西。
    不过,真正看到血桐时,我想我还是不会辨认,会说出名字已经不错了,哈哈。

  4. 血桐跟野桐可以從葉柄到葉子的形態來分辨。野桐的葉柄在葉子的頂部,血桐的葉柄在葉子接近中央的部位。兩者都是大戟科,但分別為野桐屬與血桐屬。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