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木最后的传唱

                                                                     


 青龙木,也叫印度紫檀,马来名angsana,学名Pterocarpus indicus亚庇斗亚兰路旁的青龙木,五月盛开。



青龙木需要明显的旱季刺激开花,准备好的花蕾静静等待雨的滋润即可盛放,所以我们总说它是清明花。青龙木约一个月大的嫩青种子,四至五个月成熟转褐色。




每年三月至六月,青龙木花瓣铺成的鹅黄地毯总有办法唤醒清晨行人的惺忪睡眼。大概也只有这个时候,人们会往高高的天空张望,穿过青龙木垂帘而下辫子般的枝叶,试图寻找那残留树上的撮撮黄迹。它总是太高,而我们总是过于卑微地活着,或过于忙碌,无法停驻好好看看这些行道树。


我国行道树历史始自1778年马六甲栽种的青龙木。青龙木原生柔佛东部野外潮沟间,后于19世纪末陆续在马六甲、槟诚和其他内陆老镇系统栽植。18851985年个别两场传染病促使不少青龙木枯萎致死。老镇至今遗留的青龙木,可说得来不易。


壮汉,最怕病来袭,也恐惧发展洪流的无情。太平皇宫路的青龙木经过一场道路扩建纠纷后终于保留了下来,连同博物院路的百年青龙木被宪报为自然遗产。沙巴敦法史蒂芬路一小段青龙木也得到同样礼待,铁制小牌还仔细注明针对本树不法行为的通报处。之所以汲汲保留,除去老树本身的历史意义,还因为,它们或许是我们所能拥有的最后了。


1920年以降,盾柱木和紫薇等成为栽植新宠,加上病害不断,青龙木早非政府绿化城市的选择。老树流失,翻新缺乏的情况下,我们的下代将永远无法体会C W Harrison和康有为所说“为苏丹铺上皇室地毯”、“天雨散花如布金”的意境。又或者他们将之误作盾柱木。我们该如何解释,不,不,青龙木的花瓣细致芬芳、枝叶飘逸茂绿,它比盾柱木还高上一个头


它是我们这片土地的第一棵行道树。


@星洲日报/大马深呼吸/

14 則迴響於《青龙木最后的传唱

    • 数量和太平差不多,不过没它老,跟槟城比就差远了
      以前总觉得槟城市井,生活味道很浓(很油),但说不上喜欢
      还得自行驾车才能发现那一路的蓊郁青龙木
      然后一点一点爱上…

  1. 我以前总爱在树下等大风吹落黄花。现在拼命想还是记不起到底在哪条路上的大树下曾经如斯等待。黄花飘落的时候总觉得浪漫,看一地的黄花又常觉得清道夫很可怜。呵呵。

  2. 看了你之前的《盾柱木》,再看這《青龍木》,
    不太分得清楚。。。

    最明顯的是葉子的不同吧。
    對比一下,我之前拍的一些黃花照片,應該盾柱木,還有海紅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