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腰细如蚁

                                                             

织叶工蚁们将叶片咬紧,再由另一只携带幼虫的工蚁,以精确的移动和吐丝配合,自背面粘合。织叶蚁的巢穴,可以看到明显的丝质膜。



(上)正在搬运椿象尸体回巢的织叶蚁群。(下左)织叶蚁的蚁后,约2公分长。(下右)枯黄的巢穴,织叶蚁有时候加多两片绿叶稳固它,又继续住下去。




小时候爱爬树,且相当实际,专选果树。除去椰树没能力爬,另有一种,从远处张望,即便树上结满好吃的脱壳红毛丹,我也不愿意犯险。那一颗颗巢穴太显眼,足以唤醒以往被大口咬下的皮肤组织神经,立即全身发麻。唉,怎么说,我都不会苯得再去招惹这些织叶蚁了。从此对它采不闻不问态度,直到有天见它们在倒下的波罗蜜树上辛勤编织的样子。


世界太新,很多事物还没有名字,必须伸手指头去指。————《百年孤寂》


那个样子太迷人,单用手指头指叫人始终不甘。它的名字是 Oecophylla smaragdina,拗口的中文译名翠绿编叶山蚁,简单点可以叫它亚洲织叶蚁(Asian weaver ant)。


将叶子编织成可以吸收二氧化碳提供氧气的绿色建筑,是织叶蚁最叫人寻味的身世。它们携带自己的幼虫让它吐丝,在大伙咬紧的叶片与叶片之间缝合,百贴布的形貌终于出现。蚂蚁专家书写这段情节时如此形容:吐丝编织是一种灵巧的精确双人舞蹈。我以为这场舞蹈无法描述,还得观众亲临现场细细品赏。


亚洲织叶蚁至今可在172种植物上发现。它们嗜甜,凡带甜的果树或分泌蜜汁的植物都是最爱。好些国家将它用作虫害防治用途,马来西亚的可可树也列在内。好处,不必喷洒农药;坏处,连摘采工人也怕了它。


当然要怕啊。你会明白的,如果你曾被它们扭动那“pinggang seperti kerengga”的细腰追咬着荒逃。


看那细腰,没错,Kerengga正是马来同胞对织叶蚁的昵称。




@星洲日报/大马深呼吸/

12 則迴響於《可怕的腰细如蚁

  1. 在公园里,
    除了眼睛要紧紧盯着孩子有没有危险动作外
    还要用眼睛扫描地上有这么这些地雷
    真的很讨厌很讨厌

    有没有什么自然的方法让它们滚出儿童游乐场?

    • 有人叫它fire ant,火蚁,但是跟真正的火蚁比较,它其实只咬人,不蜇也不下药,痛是痛,但也只是痛,不会红肿发痒等。我每次没注意突然被咬,也会脱口乱骂,骂后还是乖乖地让位,在我家撒野当然就不可以啦,可是公园嘛…再说,老人家说,被咬几口的小孩才会长大列…

    • 我的自然观察都是慢慢累积慢慢醒悟的。
      一开始并不知道她就是它们的蚁后,样子差太远了八,而且发现她的地方并不靠近蚁巢。
      翠绿编叶山蚁,说的就是翠绿色的蚁后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