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年的国花候选佳丽 — 丹绒花


丹绒花学名Mimusops elengiMimusops在希腊语的意思是指花朵像“猿猴的样子”,可是左看右看都看不出怎样像,英文名spanish cherry,挂在树上的果子看起来是不是很可口呢?八角的花萼宿存,配搭在青橙色果子上,很漂亮。果子里有一颗扁椭圆形的黑色种子。




独立前后,农业部被命筛选出最能代表马来亚的国花。当时的候选名单有:大红花、茉莉花、莲花、玫瑰花、黄玉兰、依兰依兰和丹绒花。后三者如今较不为人知,然而在当时,它们却是乡间寻常的香花。据民调结果,马来半岛东西两岸的居民个别投选玫瑰花和大红花,两者的共同特色是硕大、鲜艳,大剌剌出现于人们的视线水平。当我在亚庇遇上丹绒花,即刻便理解它被踢出局的原因。


一棵棵丹绒树枝叶茂密长在头上,不刻意抬头根本无法看见花径约两公分的丹绒花。诱发人做出此举动的,除去落下的鸟粪不说,当然就是花朵清晨间溢散的甜香。丹绒花以它的香气出名,在原产地之一的印度,梵语称为bakula,多次在泰戈尔诗里出现,中国徐翰林将之译成“醉花”,闻过那股香的人必会满意这译名。旧时的本地马、印两族除了将它作为装饰物外,也将它的树皮树叶入药治疗痢疾、皮疹、牙痛等疾病,是否沿用至今就不得而知了。


我在八打灵不见丹绒树,以为这类上世纪70年代曾经流行的行道树种失宠已久,却在亚庇四处讶异发现,也知道旧马来地名为tanjung(丹绒)的波德申和乔治市近年频植新植株,心中甚喜。丹绒树落叶落花不繁密,也没有四处蔓延破坏水泥的根部,没错适合成为行道树,但对我来说,更具意义还是那一树橙黄的果子摇摇晃晃,鸟儿吱吱兜绕,城市因此平添生气。至于滋味如何呢


路边没人采的李子是酸的。”


试吃丹绒果的那个午后,我终于领会小学读的这则古训。丹绒果果真好涩啊。



10 則迴響於《1957年的国花候选佳丽 — 丹绒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