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着那苔藓

                                                                                                                         


张牙舞爪的身影微风中颤巍巍地充满诡异氛


  


 偶尔阳光撒进                                                                     Racomitrium sp                                                        苔藓孢子


 


 


Pseudotaxiphyllum sp.,small flat moss                                      Sphagum sp.,peat moss


 


我敢打包票:随口问一个“本领读书”的小学高班或中学生,他们都能切确举例告诉你什么是隐花(non-flowering)植物。他们或许答:厥类、苔藓、蕈菌、藻类、针叶植物,或许答:Fern , Moss , Fungi , Algae ,Conifer,皆倒背如流,虽然他们多半对这些名词背后的真实样貌没有概念。


 


我还是敢打包票:随口问一个老早以前就已经走出校园,换句话说,老早无需考试,老早无需“背科学”的成年人,他们大概都无法举例说明什么是隐花植物,且还会反问你一句:是吗,以前学过?


 


登山的成年人也不例外,虽然常常因慕名某座山的苔藓林(mossy forest ) 而千辛万苦往上攀爬,可是很多的我们并不知道,原来苔藓是不开花结果的植物、原来它们靠孢子( spores) 繁衍后代,而我们不懂的还多着呢。


 


in our forest , there is a lot of smaller life form. that you are likely to walk on than noticenot to say know them


 


马来半岛山岳说起来并不磅礴壮观,吸引登山者的不外是起伏的绿茂山峦、山顶的日出夕阳,再来就是苔藓林了。提到苔藓林,最传神的描述句首推:喏,那个“Lord of The Ring”的梦幻森林。我们都爱这电影情节般的梦幻场景;油丝丝的苔藓将阴郁的林染成全然的玄绿色,转个弯一片庞然大绿物奔现眼前,张牙舞爪的身影微风中颤巍巍地充满诡异氛围(你在想,那个费拿多会不会这时出现),偶尔也几撮阳光撒进,偶尔云雾蒙蒙迷漫,偶尔就什么都没有只剩凉凉的快意沁入心扉;这是无论登山者登过多少座山、看过多少回都还是会惊叹得倒抽一口气的地方。


 


这是大地的秘密。我们常往秘密里钻,去遇见、去赞叹那里的生态,如果把这些生态看作与我们一同生长在地球上,有个性有血脉的活物,而不是别的什么不相干的点缀品甲或乙是不是应该对它们更多一点认识呢?


 


苔藓( Bryophytes )其实是苔( Hornworts 角苔 & liverworts苔  )和藓( Mosse )的统称。苔和藓比较明白的外部特征辨别是藓已经进化成具枝、茎、叶的植物体,而苔没有。所谓苔藓林苔藓林,意思就是说里头包含很多种类的苔和藓,可由于后者往往大片生长而前者只间接穿插其中,所以我们比较容易观察藓多于苔。这里我们只谈藓。


 


what you need and what you don’t


 


藓多属绿色,绿色表示它能够进行光合作用,自己制造营养素。虽然它具有枝、茎、叶可是它没有维管束,也没有真根。缺少维管束代表藓只有全全依靠水分来支撑身体,加上精子以水作为媒介游进雌生殖器内使卵子受精,所以它们不得不选择潮湿荫凉的地方为生长地(除森林外,瀑布、河岸边、渗水的山坡都有藓的出现,品种不一)。有时候遇上久旱不雨,我们会发现山里的藓颜色开始转黄并且软绵绵瘫死一样。软绵绵是因为没有水分支撑,转黄是因为它要减少进行光合作用,光合作用需费水。看来处于非常时期之下,藓朋友们非常清楚它们需要的是什么不需要的又是什么。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藓无花无果,它靠孢子来繁衍下代。那些高高冒出来像芽又像细花的就是藓的孢子体,孢子体最顶端产孢子的地方叫孢囊,孢囊的出口是孢牙。可是,又不吃东西它要牙齿来干嘛啊?这原来还是藓应对气候变化的技巧。每样植物的种子、孢子都有自己属意的传播媒介,有的靠风力有的靠水力、动物、自动爆裂不等,而孢子靠的是风力。气候干燥且风力够猛时,孢牙就会张得大大,让孢子随风飘得远远的,离母株越远越好,避免之间的生长竞争,增加幼株的存活机率;反之,如果气候潮湿、风力又不够,孢牙就意思意思微张一点点,它明白最好的时机还未到来,而那值得守候


 


单看以上的生物演进就知道藓原是适应力强不容易被灭绝的,据说就算长期埋藏在冰原之下,也丝毫不能损伤它,只要重新遇上好的环境(水分足够、空气洁净、没有人为的过度干扰),它又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但如果一直都是坏环境呢?这个大概神仙也救不了吧。像伊老峰( Gunung Irau ),因长期过多的人为踩踏干扰,伊渐渐老去,是典型“一直在坏”的环境。这话题说来匹布那么长,另谈。


 


it is him, at the end of a long long wondering


 


说到藓,我们不得不谈最容易辨认而用途又最广的泥炭藓( Peat MossesSphagum)。泥炭藓非常容易辨认,它常常一大片水嫩嫩像朵朵绿色的花开在5000尺以上靠近峰顶的某片地墙上,登山者常常不自觉会将脸蛋倚近张开双手像要拥入怀里那样与它拍下合照,不相信就回头翻翻旧照,你会很惊讶地发现:原来就是它。


 


普遍说,苔藓可以防止土壤侵蚀、促进热带林养分循环和预防洪流,这些功能泥炭藓也具备。除此之外,泥炭藓吸水性超强的特点及消毒功能使它曾被广泛用来制造婴儿尿布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当作包扎伤口的绷带。但这些都是古久以前的事了,泥炭藓最具时代性的功能是作为种植用的基质土。有次我们在阿芳的园里,阿芳拿了一包像土又像枯草的东西说,现在很流行用这种土来种植,另外强调:听说是一种苔藓来的喔。或许因为我们都是喜欢往山里走的野丫头吧,知道是苔藓制成的,别有一番滋味在心里头,暖暖亲切的,只当时没有想到后来会很惊讶地发现:原来就是它。


 


翻开花园杂志,发现苔藓也成为了时下新颖的花园布置手法:植被、岩石、洋灰造型上布满蓄意培植的扁平苔藓,挺酷,恰如一则花园广告形容的那样, a sense of calm, age and stillness。”


 


难怪乎老觉得我们的森林有股宁静、苍朴、时间凝止不动的况味,原来是因着那苔藓。


 


灯火栏栅处的那人呵。原来。


21 則迴響於《因着那苔藓

    • ~
      而我总希望,我们能够从生活的繁琐中抽身出来,慢下脚步,重新打开(其实一直都在的)心中爱的能力,去爱爱身边的人,也去爱爱这些“无法开口诉求”的自然生态。

      谢谢叶子来阅。

    • ~
      apa then,你以为唬你啊,我真的很忙忙到要推完所有约会呢。
      我觉得写比较容易,上课的话,还没有说完听的人又不知道被什么转移注意了,记得那个“怎样煮饭”的故事吧。。。

    • ~
      “唯其爱山,草木方能有情”
      看到这句话,突然一阵鼻酸。。。

      蕈类应该是被归类成“真菌界”吧,可就很奇怪我们这里的中二教科书还是把它归为植物(non-flowering plant),我都不知道怎样跟学生讲明。。。
      真感谢提醒,不知道这样说会不会贪心了点:希望未来能得到更多更多的提醒、修正和回应:P

  1. 很喜欢这样一句:“因着那苔藓”。
    森林不可缺的味道
    呵呵

    说到 moss
    目前农业有一种趋势
    因为它的吸水特质
    可以取代泥土
    目前已经开始 “热” 起来这样的概念

    可是……
    偶还是比较喜欢绿茵茵的
    好喜欢你的森林图啊~~~~~~~~~啊!!!!!我想爬山!!!

    * mossy forest,马来西亚许多森林区大概都可以看见吧?多雨呵~

    • ~
      对啊,就是阿芳园里用的那些。不过还好他们不是去森林“偷采”而是培植的,万幸万幸。

      记得是在歪的那一篇文/图里知道歪以前读书时教授曾带过你们进森林的吧,去到多高呢?基本上,4000-5000尺以上就可以见到苔藓了,另外雨量分布也很重要,有时候山前看得到,山后却看不到,再来也要看是那一品种。

      如今来看,看苔藓林最好的地方还是我上文说的伊老峰,可是。。。

    • ~
      又来偷看我,你就那么怕噢。嘿

      突然想起,前面两张苔藓林原来是在格拉拍的,格拉呢,我们这月尾就去。羡慕不来的。。。哈哈

  2. 通告: jordan shoes onlin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