藻的牢骚

                                                                       


白发藓和橘色藻紧紧依靠


 



 


Leucobryum Glaucum 白发藓 cushion moss


 


    


Trentepohlia Aurea 橘色藻


 



 


 


 


这是绿色苔藓( green moss ),旁边的是橙色苔藓 (orange moss),不久后那个绿色苔藓就会慢慢变成橙色的了。”网络上有人针对上图做这样的注解。


 


坦白说,写这篇文的开始,我只想发发牢骚。牢骚一直在嘴里打转打转打转,我知道,很令人生怨,可是看到这样的注解,除了牢骚老实说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可以解救我那张因为震惊而开始纠结的舌了。


 


我拿绿色和橙色苔藓的特写照片给小学一年级的小瓜看,问她,有人说它们是一样的东西你觉得如何,她说,看样子不一样,你去找资料啦。最近她主动要求同我去找老师索取蝴蝶幼虫,因为想“研究”、“观察”蝴蝶的生长情况,遇到我不懂的相关问题时,她会要我去“找资料”。


 


坦白说,登山人习惯将山里面所看到的类似苔藓的生物都一并称为苔藓,那是稀松平常的事,也没有什么好怪的,因为那些苔藓啊地衣啊藻类啊还真的不容易分辨。生物科里真藓 (true moss) 这样的名词也就是为了区别那些被误命名为藓但不是藓的“假藓”,比如说,reindeer  moss 其实是地衣irish moss 其实是藻类,club moss 其实是石松。我只是遗憾,为什么在实验 ( experiment )、观察observation、收集资料 (collecting data )之前,我们如此惯常漠视这些程序直接跳入结论 (making conclusion)里头去信口开河,遗憾且仍然要大大声感叹:国中一年级科学课本第一章第三条目的steps of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究竟在教些什么啊。


 


坦白说,原先我也以为那个“橙色苔藓”是某种地衣(还很自信又不要脸地在水晶山上指着它大大声对H说,那些人到底在搞什么鬼,这根本是地衣嘛),找遍所有地衣图鉴却都没有消息。我换想,那么(越说越小声)就应该是苔藓了吧,但是找遍所有苔藓图鉴,仍然“你所搜寻的资料不在本栏目中”。结果呢,意料之外,它竟然是藻类。


 


「我们所以为的原来并不时时都如我们所以为的那样


 


古书上那么说,“薻,水草也,或作藻。”薻,藻的古字,也意味说,从古至今,中文的藻泛指所有在水里生长的绿色植物,比较常见的就有养在鱼池里的狐尾藻和金鱼藻。但这里要说的藻类(algae) 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狐尾藻、金鱼藻事实上都是高等植物(具维管束)而藻类不是,那些常常偷偷匿藏在住家冲凉房里或屋顶上或沟渠里,个子较小,性质黏腻,看起来有点糊糊、绿油油其实挺漂亮可是长在某些地方又让人觉得蛮烦恼的那些我们平时称它们为“青苔”的植物,那才是正宗的藻类。其他比较为人认识的大型正宗藻类还有海苔、紫菜等。


 


生物科里的藻类,与苔藓一样,皆是无花植物。这一类植物的其他共通点还有:由单细胞或多细胞组成、没有根茎叶、没有维管束、能够进行光合作用等。但如果说到它们之间最大的联系,就不得不提提藻类在地球演进历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了。大部分的科学家皆认同,生命始自水里的蓝藻。它们爬上陆路,经过不断的生物演变,形成两条主要的进化路线,一条是维管束高等植物,另一条就是苔藓。


  


「几十亿年来,演进与自我调节的故事仿佛没有停止过那样不断在地球上演」


 


就算是寂静的夜晚,安静得你以为所有活动都暂停了,可那些一点一点的变化还在静悄悄进行着。


 


比较之陆路,海洋可以说是一个相对变化少也更稳定安全的环境,许多原始的生命,靠着大海的保护,它们躲过了一场又一场的大灭绝,所以至今科学家仍然可以在深海里发现亿万多年前的生物原型。如果这样,为什么蓝藻当初选择脱离相对安定的环境走上另一个荒芜、贫瘠、空白的世界呢?为什么挑战未知?为什么寻求改变?这是至今科学家挖破脑袋也没有定案的问题。


 


「如向日葵热恋阳光,我们如此深爱」


 


他们想得出的唯一可能性是:万物渴望阳光,它们会拼上所有的能力向阳光靠拢。


 


几年前,蓝藻中的螺旋藻 ( spirulina )红极一时,因为里头富含许多能够维系身体健康的营养素,广告词是这样说的:简直是大自然为人类准备好的超级营养包。如今其他藻类在医药界、工业、建筑业、养鱼业、食品业等各领域都有一定的贡献,而这些贡献被预测能够解决人类目前普遍存在的粮食缺乏,能源危机和环境污染等问题。有科学家预言:藻类或许是这世界的救赎。这让我想到补天的女娲。传说人类由女娲依照河里自己的倒影塑造,女娲因为心疼她亲手塑造的人类所以替人类挡掉了各种天灾妖祸,最有名的传说当然是女娲补天。换个角度看,藻类是地球生机与美丽的塑造者,它是不是也心疼了呢?(那么我祈祷藻类具有女娲无比的神力与慈爱


 


呵呵,还叫人家低等植物,人类真是有够骄傲的了。


 


我这个骄傲人类的一份子,说真的,在山里至今能够认出的藻类实在少得寒酸 —— 只有图里的“橙色苔藓”。最先是在拿督峰和孤独峰的岩壁上发现它们,由黄澄澄一小块一小块拼补而成的一大片,摸上去毛茸茸的像毯子,早晨的时候,一两颗露珠停留在上头,悬挂着,晶亮亮的表面如放大镜那样将黄澄澄毛茸放大几倍,非常逗趣。这藻属于绿藻门的一种,学名叫Trentepohlia Aurea,中文俗称是橘色藻或黄金藻,没有英文俗称就如许多其他藻类一样,想不通为什么。橘色藻虽说是归于绿藻门可是并不是绿色的就好像许多蓝藻其实以红色出名那样,它们并非有意背叛师门,之所以如此说开了也是生存调节的一种必由于叶绿素的制造受阻,所以它们用黄色的胡罗卜素来代替叶绿素进行光合作用。而我想,吸收空气中湿气的能力想必也是它的调节方式之一。


 


我们推测,水晶山暴晒的秃顶可以豢养出那么丰富茂美的藻和藓就全托赖山脚水坝所带来的湿气还有长在山顶的那一丛丛矮岗松,尤其对那藓而言。藓的学名是Leucobryum Glaucum,英文俗称是cushion moss,中文称它白发藓。水晶山上我们观察到橘色藻和白发藓常常攀附在岗松密集生长的荫翳地表上,紧紧毗邻依靠。这三者之间有许多共生关系,有一些我们已经知道有一些我们还不知道。其中一项我们已经知道对橘色藻又非常重要的是,白发藓将它大量储存在身体里的水分在干燥天时释放到空气中,好让橘色藻沾染空气里的湿气生存下来。


 


当朋友渴了你需要做的事情是倒一杯水给他


 


我认为,橘色藻一定很珍惜白发藓这位朋友。


 


 

21 則迴響於《藻的牢骚

  1. 谢谢分享。
    我今早去了水晶山一趟,
    第一次见到这橘色的东西,
    被它美丽的颜色吸引了。

    遗憾的,我直接把它认为是另一品种的苔藓。
    哈~我没这方面的知识啊!:$

    现在知道了。
    那些橘色的家伙,叫做黄金藻。

    • ~
      认不认得出其实对我来说无太大所谓啦,当然,认识多一点就多一份喜悦罗,但最重要还是要常常提醒自己不要乱下定论信口开河的。。。。
      (天,又来牢骚了,哈)

      谢谢酷猫来认识黄金藻:)

    • ~
      都说是发牢骚了,呵呵:D

      (今早跟你小哥去找水晶三号,结果,兜了老大圈子,看到吃不到,本来还想写一篇“闹笑话记”的,算了,睡觉去zzzzzzzzz )

  2. 是我們的用法不同嗎?「綱」底下的分類我們稱為「目」。

    藻綱植物老實說,我完全沒有去研究它,即使在台灣,研究維管束植物的人還是比較多。不過如果要研究生物由海而至陸地的遷徙凡衍,這一類植物的研究當然相對就重要許多。

    不過真的是非常佩服你,能夠找到這許多資料,感謝分享^^

    • ~
      我对这些门啊纲啊科啊的实在是伤脑筋啊,每次都弄不懂那个打那个,谢谢需仁兄,已经更正:)

      我手上还有很多藻的故事,可是不能通通写下来啦,已经有人投诉文章太长了,再写下去,不得了。。但是啊,我实在太太喜欢收集这些自然界的故事了。

  3. 瑞美姐姐的牢骚怎么让我获益那么多啊…..
    那么我真希望你常发牢骚了….^_^

    我这趟去吴哥因为是雨季,有个古迹叫"奔密烈",因为雨季所以石块上布满了青色的"苔藓"(其实我不懂是属于什么…嘻嘻)当地人说只有雨季才会这样,所以,有幸让我遇到也看到了….我尝试整理照片,如果有拍到就拿给你看看. ^_^

    • ~
      我啊,将心情沉淀了很久才敢写这篇文章,否则就不是牢骚而是谩骂了。呵呵
      呃呃,你的“尝试”一定要成功,因为我很想很想看那苔藓(估计是苔藓没错),你不知道我看霜霜他们拍的菇时有多心跳加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